cba今日赛程直播 > 都市小說 > 重生完美時代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要動套現的心思
    林清雅從小就很不受寵,雖然哥哥比自己大了七八歲,可童年的記憶中,爸媽還是把最好的都優先給哥哥,甚至連上學都是。

    哥哥學習一直不好,初中就不想上了,爸媽卻苦苦勸說希望他能去讀個職高、技校,自己從小成績就好,可爸媽依舊不樂意自己上學,少年時的林清雅出落得就已經很標致了,媽媽家里的親戚就一直說,讓自己念完初中就別上了,這么漂亮的姑娘,送去南方打打工,一邊補貼家用,一邊找對象,就她這個長相,一定能找個有錢婆家。

    爸爸曾經極其認同這個說法,甚至一度不想讓林清雅上高中,后來林清雅中考考了個全縣第五,足可以上縣里最好的中學,但縣上一所煤炭高中愿意減免自己高中三年的所有學雜費,而其還給一千塊錢獎金,林清雅就妥協去了那所煤炭高中,這么著才扛下了整個高中三年。

    大學就更不用說了,家里幾乎就沒給過什么生活費,全靠自食其力。

    高中三年、大學四年、工作三年,這十年間的苦楚,她幾乎從未向外人道出,除了好閨蜜陳艷之外,再沒其他人知道。

    一直不被家里重視的林清雅,工作三年把自己大部分的收入都反哺給了家人,但爸媽依舊沒有給自己足夠的尊重,他們把籌錢的擔子粗暴的丟給自己,根本不管自己是不是有這個能力。

    林清雅試圖跟爸爸解釋:“我現在根本就沒辦法弄到這么多錢,要不您再等一兩年,再等一兩年沒準就能有轉機?!?br />
    爸爸憤怒的說:“一兩年?再過一兩個月你哥這個對象就又黃了!你媽說了,要是你哥這個對象黃了,她就喝藥自殺,你自己看著辦!”

    林清雅哭著說自己真沒有這么多錢,就算逼死自己,自己也拿不出來這么多,她沒說自己有價值百萬的期權,一方面是這個期權還沒到可以套現的時候,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心里清楚,一旦自己說了,爸媽明天就有可能出現在公司門口,死活也要逼著自己想辦法把齊全換成足夠哥哥結婚的錢,然后歡天喜地的拿著錢回家給哥哥操辦婚禮。

    沒想到爸爸竟然說:“那你干脆回來吧,我找人給你說個有錢的婆家,你曹姨天天跟你媽念叨,說你這樣的要是回咱們縣城找婆家,別的不敢說,找個百萬富翁肯定沒問題,到時候你未來婆家給一份大彩禮,你哥的婚事就有著落了,到時候你跟你哥都能把婚姻大事定了,我跟你媽死也能瞑目了?!?br />
    林清雅在那一刻死心了,她說自己肯定不會回去,更不會按照他的安排嫁人,林清雅的爸爸說,那你就想辦法給我弄十五萬讓你哥把這個婚結了,不然我跟你媽就跟你斷絕關系,你一個人在燕京過你的好日子吧,我們的死活和你沒有關系,說不定哪天我跟你媽就喝農藥一起死了,到時候咱家的房子能留給你哥結婚,我單位還能給點喪葬費,勉強能湊個彩禮?!?br />
    林清雅傷透心了干脆把心一橫,說:“你什么都別說了,錢我想辦法給你弄,以后家里這些事再別找我,等你跟媽年歲大了,我出錢給你們養老,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管了,再有這樣的事你也別找我了?!?br />
    林清雅的爸爸說:“好啊,你把十五萬拿出來,我跟你媽死了都不要你來哭?!?br />
    林清雅賭氣說:“我給你二十萬,連我哥回頭生孩子的錢都有了!”

    這幾天林清雅一直在想怎么弄二十萬給家里,后來想想,公司現在發展的這么順,如果融了b輪,自己干脆就把那一個點的期權套現算了,雖然自己明知道留著的升值空間更大,但是她迫不及待想拿二十萬來解決心頭最大的困擾,這是她的心魔,如果不翻過去,永遠不得安寧。

    李牧并不知道這些事情,他只是覺得,在他的印象里,林清雅是一個眼光長遠的人,她應該是能夠看出牧野科技未來的發展空間的,現在才只是前奏,真正的重拳還沒有打出來。

    別的不說,開心農場如果把yy養起來,李牧就有把握把公司的估值做到幾十億的量級,再趁機推出幾個產品輔助,基本就能在國內無敵了,實現這一步需要多久?可能也就是2002年一整年的事情。

    所以在這個時候賣股份,絕對會虧到欲哭無淚的,林清雅能看不出嗎?

    李牧便問她:“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經濟上的困難了?著急用錢嗎?”

    林清雅尷尬的說:“家里有點事情,是挺著急用錢的?!?br />
    李牧點點頭,幾乎不假思索的說:“你說個數吧,我先借你?!?br />
    林清雅急忙擺手說道:“不用不用,李總,等公司融b輪,我把期權套現,什么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br />
    李牧說:“你如果真想套現,我現在就可以想辦法弄三百萬現金把你那一個點的期權收回我自己手里,但你心里要明白,三百萬也好,五百萬也好,最后吃虧的是你不是我?!?br />
    “我知道……”林清雅垂下眼瞼,低聲說:“其實你能這么信任我、在我來牧野科技之前就許諾給我一個點的期權,我已經很知足了,別說三百萬,就是一百萬也是我撞大運了,不然以我的情況,再工作十年也賺不到這么多錢?!?br />
    李牧皺著眉頭說:“你平時這么自信,今天怎么變得這么小家子氣了?”

    林清雅猶豫再三、支支吾吾:“我……我……”,卻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李牧干脆把車靠邊停在路邊,打起雙閃,側臉看著林清雅,用一種嚴肅且毋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我不能看著你犯傻,你的期權是我代持的,所以我現在跟你說明白,c輪之前我不允許你把期權套現,你想都不要想,缺錢可以想辦法,但聰明人都不會用殺雞取卵這么愚蠢的方式!”

    林清雅沒想到被一個小自己五六歲的男生訓斥一番,而且是訓斥的自己面紅耳赤,又根本無從反駁,一下子控制不住,眼眶一熱,眼淚已經在眼眶里打轉。

    李牧意識到自己話說的有點重了,便換了一個稍微溫和的語氣繼續說:“你如果遇到任何問題,需要錢來解決,告訴我,我私人能解決,我就幫你解決;如果我私人解決不了,沒問題,b輪之后我們就有錢了,到時候可以從公司賬上借錢給你個人,但你這種遇到事情不說原委,竟然犯渾要在b輪就把期權套現的做法,太讓我失望了,這還是我印象里的林清雅嗎?這還是我公司的美女vp嗎?我還指望你用你的眼光、用你的能力去把公司的半邊天給我撐起來,你這就要讓我懷疑自己的眼光了?”

    雖然語氣溫和了一些,但李牧的話對林清雅脆弱的心理防線來說,依舊是一次次凌厲的進攻,以至于林清雅沒繃住,瞬間哭了出來,倒是讓李牧一下子有些手忙腳亂,趕緊從手套箱里抽出紙巾遞過去,一邊道歉,一邊詢問她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

    林清雅的心理防線崩了,滿腹的負面情緒釋放出來,亟需有一個人來聆聽并幫自己處理消化,于是便把自己這些年和家里的各種心酸往事大概的說了一遍。

    李牧聽完,心里倒沒有很震驚,老一輩重男輕女的事情他見過不少,甚至還聽說過換婚的事情,各有兒女的雙方,把女兒嫁給對方的兒子,好讓他們能夠為家里傳宗接代,女方即便不愿意,也要做出犧牲。

    李牧雖然也認為林清雅的父母著實過分,但他不能說這種話,說出來也沒任何必要,他只是輕輕拍了拍林清雅的后背,一邊安慰她別再哭了,一邊說:“二十萬是吧,明天我讓人打到你賬上,等公司c輪甚至d輪、e輪之后你把期權套現了再還我?!?br />
    說完,李牧補充了一句:“如果期權套現值不到三千萬,你就不要動套現的心思?!?br />
    林清雅急忙說:“李總,我……”

    李牧立刻打斷她的話,說道:“二十萬不要一次性給回去,會把他們慣壞的,先給十五萬讓你哥把婚結了,剩下的五萬跟家里說好,什么時候你哥有孩子了,這錢你自然會給他,但是孩子沒出生之前,誰也別開口要,只要開口這錢就不給了,你一定要強勢,讓他們不敢違背?!?br />
    林清雅通紅的眼睛看著李牧,本來還想拒絕,但這一刻是說什么都沒法再拒絕了,李牧說話雖然霸道,但卻讓她心里無比感動,甚至感覺身邊這個男生體內竟然能釋放出這么強烈的安全感,在這一刻,她甚至帶著幾分幼稚的覺得,眼前的這個男生就像是童話中拯救人于水火中的白馬王子,即便自己的角色可能只是他的一個仆人而并非他的灰姑娘,可依舊阻擋不了自己為他而傾盡所有的少女心。

    林清雅覺得,這世上最好的男人,恐怕也不過如此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