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玄幻小說 > 蓋世天帝 > 第737章 株連十里,血祭天狼
 “秦業,你雖實力不俗,但你也應該能夠看出,在我等三人面前,你武王九重的實力,不夠看?!?br />
第一國老平淡開口,畢竟已經修行了百年多,心境不俗,因此能不殺生,他也不愿意殺生。

能不生怒,他也盡量不生怒。

所以他此時語氣,倒沒有顯得那么咄咄逼人。

可其中不容置喙的態度,卻已然表明了一切。

秦業聞言,微微點頭。

的確,三尊半步武皇,不是此時此刻的秦氏一族所能夠對抗的。

他轉頭看向秦命,即便秦命的靈力沒有被封印,全盛之時恐怕也難以和三尊半步武皇抗衡。

此時,所有人眼中都是擔憂之色。

眼下,如何破局?

三尊半步武皇,施壓秦氏一族,這根本就是絕境!除非秦業真的原意交出傳國玉璽。

但以秦業的性子,這絕對不可能。

“爺爺,我來吧?!?br />
這時,秦命聳了聳肩,示意秦業休息。

秦業點了點頭,雖然在所有人看來,眼下的秦氏一族已經是困局。

可在他眼里,卻是看不出絲毫擔憂。

因為他心里清楚,那個人,很快就要到了。

等到那個人到來,此局面,瞬間可破!“秦少皇可還有什么想說的?”

見秦命此時站出,第一國老開口,稱其為少皇,倒是給足了秦命面子。

秦命聞言,微微一笑,道:“我的意思是,你們不如再等等?”

“等什么?”

第一國老瞇了瞇眼。

“等我嗎?”

就在秦命準備繼續開口回應的時候,遠處天穹之上,忽然有一道炸喝聲響起!聽到這道聲音,秦業目光一顫,連忙抬頭看去。

是那個人來了?

在他目光中,一白衣老頭,從極遠處腳踏虛空而來。

秦命也是看去,然后擠了擠眼:“陳洛?”

“命兒,是他來了嗎?”

秦業連忙問道。

“不是,是大衍宗的外門長老陳洛?!?br />
秦命語氣平靜的說道。

“大衍宗?”

秦業一怔,原來不是那個人來了。

不過秦命什么時候和大衍宗搭上了關系?

倒也不怪秦業不知道,秦命當初和陳洛搭上關系的時候,他還被關在萬鬼窟里呢。

“秦小友,這你可說錯了,本長老現在已經升為內門十長老,可不是你口中的外門長老嘍?!?br />
陳洛一臉笑意的來到皇宮上空,樂呵呵的笑道。

“那恭喜了?!?br />
秦命淡淡開口,卻是沒有半分恭喜意思。

陳洛聞言,臉色一垮,但他立馬笑道:“你小子,每次見到我都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能不能給我點面子?

我現在怎么說也是南蠻域七宗之一大衍宗的內門長老啊?!?br />
秦命聞言,淡淡一笑,道:“哦?!?br />
陳洛:“……”陳洛的到來,引起東齊三國老目光,而當他們察覺到陳洛的修為不過才武王中階的時候,明顯流露出一絲不滿。

可他們聽著聽著,臉色渾然大變。

這來者,竟然是大衍宗的內門長老?

“大衍宗的內門長老,什么時候修為這么低了?”

第一國老嘟囔了一句。

南蠻七宗,龐然大物,他們東齊王朝也是萬萬不敢得罪。

而大衍宗,也是七宗中頗為強勢的一宗,武力強大,但怎么會出現一個武王階的內門長老?

外門長老他們倒可以接受。

陳洛來到這里之后,看了看四周,然后咧著一張老臉笑道:“秦小友,看來我來的挺是時候,你貌似遇到了一點問題?”

“不然呢?

你給解決?”

秦命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陳洛,這眼神看的后者渾身發麻。

“咳咳?!?br />
陳洛輕咳了兩聲,然后目光看向東齊三大國老,淡淡道:“你三人是何來歷???”

陳洛開口,面向三大國老,頓時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與對待秦命那般嘻嘻哈哈的風格,完全不搭邊。

東齊三國老雖然疑惑陳洛的修為,但卻也不敢直接得罪,如果后者真的是大衍宗長老,他們也得好生對待著。

“我三人是東齊王朝的國老,敢問您是?”

三人略帶審視的看向陳洛。

陳洛見狀,手掌一翻,直接亮出一枚令牌,道:“大衍宗內門長老,陳洛?!?br />
一看到那令牌,東齊三大國老渾身一顫,連忙恭敬道:“參見陳長老?!?br />
陳洛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然后說道:“我不管你們今天來做什么,現在就此收手吧,秦命,乃是我大衍宗照拂之人?!?br />
此言一出,天地嘩然!秦命,竟然和大衍宗這等龐然大物,還有關系?

這未免也隱藏的太深了吧?

秦命何德何能?

區區十九歲年紀,已經取得如此舉世矚目的驕人戰績,如今更成為一國之少皇,位高權重,傲立七國之巔。

現在,竟然和南蠻七宗之一的大衍宗,也扯上了關系?

這世界上,還有什么是這秦命不會的嗎?

而那東齊國老聽聞此言,臉色更是大變。

“怎么可能……”“這……”這秦命,和大衍宗有關系?

“怎么辦?”

“難不成眼就這樣收手?

傳國玉璽對于我東齊至關重要,難不成就這樣放棄了?”

“可大衍宗這等勢力,不是我們東齊可以得罪的啊?!?br />
三大國老臉色難看,本以為今天勢在必得,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大衍宗。

對于大衍宗,他們是萬萬不敢得罪。

“算了,還是還回去稟明陛下吧,畢竟大衍宗,我們不能招惹?!?br />
第一國老長嘆一聲,在這種時候,他必須做出最保守,最有利于東齊的決定。

如果真的為了傳國玉璽而得罪大衍宗,這可就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第一國老這就打算開口。

但就在此時,一道笑聲再度從蒼穹之巔,抑揚而下。

“大衍宗最近是越來越不行了,內門長老,居然由你一個武王六重天的武者擔任?”

話音落,一股鋪天蓋地的強橫威勢,瞬間席卷天地。

濃濃的皇者之威,蓋壓四方,無盡玄光從蒼穹之上墜下,玄光之尖,一道人影漫步而出。

此人一襲青袍,袍上繡一紅紋狼頭,仰天咆哮,氣血轟鳴。

在其身后,數百道強橫身影,依次出現。

世間沸騰。

因為那數百身影,竟然全是武王!且身穿統一服飾!紅紋天狼,是為天狼宗!這些人,皆是腳踩玄光,氣勢恢宏,眉目之間俱是煞血之色,周身靈力流轉,每一尊武王仿佛都有鎮壓世間之能。

陳洛見狀,原本想要動怒,但看到那玄光之上的人物時,他的臉色也是不由得一變。

“赤狼武皇?”

“哼!”

這時,赤狼武皇冷哼一聲,無盡虛空一顫,空間一抖,擎天般的威壓,滾滾而出。

“你就是大衍宗新晉的內門長老,陳洛吧?”

他開口,看向陳洛,眉宇間俱是淡漠,不經意流露出的余光,散發著攝人心魄的威勢。

“是我?!?br />
陳洛點了點頭,臉色有些不自然。

天狼宗,竟然真的前來問責了!而且,還是派出了內宗五長老,赤狼武皇!這可是一尊武皇二重天的強者!區區秦氏一族,值得天狼宗如此大動干戈?

“聽說最近那風靡南蠻域的復脈丹以及塑形丹,都是你負責的?”

赤狼武皇又問道。

“都是我宗宗主指派?!?br />
陳洛定了定心神,旋即目光不懼的抬頭。

而那赤狼武皇聽到宗主兩個字,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他不再看向陳洛,而是轉頭下方,喝道:“何人是秦命?”

四下面面相覷,不敢出聲。

只有那些臨陣反叛的一些文武官員,此時戰戰兢兢的抬頭,而那蕭長林更是直接開口道:“啟稟上宗使者,此人便是秦命!”

蕭長林手指著秦命說道。

他一臉的諂媚,他不傻,那堂堂大衍宗的內門長老,在看到這天狼宗的中年人之后都是發憷,此人必然是極為恐怖的存在。

所以現在,無非是賣主求榮!不得不說,這蕭長林的膽子是真的大,全場上下都不敢出聲,他卻有膽子指認秦命。

此人若真的有些武道天賦,恐怕也是有著奸雄之姿。

順著他手指方向,赤狼武皇一雙淡漠的雙眼看向了秦命。

在看到秦命的那一瞬間,他眸子一怔,心中呢喃道:“這么年輕?”

他表面不變,眼中殺意流轉,繼而淡淡道:“江均、林道以及我宗墨麟武皇,是你所殺?”

轟!說話間,他眼神凝聚森寒威壓,直接朝著秦命壓迫了過去。

秦命的身體瞬間一彎,來自武皇二重天的威壓,即便是憑借空境初期的靈魂力,也很難承受。

但秦命面色不變,肉身雖塌,但靈魂高挺!他抬起眉眼,淡淡的掃了一眼赤狼武皇,然后說道:“你是為他們報仇的?”

秦命此時表現,讓這位五長老目光中流露出一絲驚異。

這份氣度,從容不迫,處之泰然,這等心境,即便是他天狼宗的那些天之驕子,也略有不如啊。

這秦命,倒還真有點意思。

不過,可惜,此子已經被天狼宗列為必殺之人。

“把傳國玉璽交出,本皇可留你全尸?!?br />
赤狼武皇開口,帶著與生俱來的聲威,還有著不可拒絕的霸道。

天狼宗,南蠻域的主宰之一,淡漠眾生,俯瞰世間,手掌乾坤,生殺予奪!他今日出手,不僅秦命要死。

秦氏一族要死。

整個皇城,也要在他一掌之下盡數崩廢。

原因無他,天狼宗,不可觸犯。

觸犯天狼之威者,株連十里,血祭天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