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其它小說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簽 > 【0612】,兇手是從外面爬墻翻窗進來的(二)


    楊國華緊跟在蘇青和蕭季冰等特案組眾人的身后。

    “死者名叫王芳,今年二十八歲,未婚,所以家里只有她一個人在,她姐名叫王霞,今年三十一歲,已婚,和王芳住在一個小區,王霞有王芳家的鑰匙!”

    蘇青微點了點頭,一行人已經戴上了手套,鞋套,口罩。

    一進入到屋子里,一股濃郁的化妝品的香味便撲鼻而來,還有風自房間里吹來。

    蘇青幾步行到了客廳門口。

    死者面南背北,是背對著門坐著的,所以現在在蘇青的位置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女子端坐在椅子上,身上并沒有衣物,腿上也是連褲襪,一雙皮鞋是被油漆涂的紅彤彤的。

    蘇青而女人的面前是一張可折疊方桌,上面擺放著整整齊齊的麻將。

    而客廳的窗戶是大開著的,窗簾拉著,窗外的風吹進來,將窗簾吹得“呼呼呼……”作響。

    蘇青抬腳走了進去,走近了才看到,這一次桌上的麻將居然有打過,放在中間的兩張麻將,一張是南風,一張是北風。

    而在死者對面的位置上,放著一個大大的毛絨玩具熊。

    蘇青的俏眼微瞇了瞇,上一次的死者,就是坐在這面北背南的位置上,所以這一次就用一只熊來代替了嗎?

    蘇青站在熊的身后,看著對面低低地垂著腦袋的女尸。

    這個王芳也是長發,黑色的長發未染過,但是應該是做過離子燙的,直直的長發,垂落下來很漂亮!

    蕭季冰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

    蘇青開口了:“蕭法醫,你看,這個王芳的身前沒有刻字!”

    蕭季冰伸出手,緩緩地將女人低垂的頭抬了起來。

    那本來低垂著的長發,隨著抬起的動作,自然而然地便緩緩地向后散去,露出來一張濃妝艷抹的臉。

    只是這張臉,比起上一次林小娟的那張臉,更是精彩得不行,一張臉,很明顯是用黑色的眼影涂的,黑漆漆的,散著點點珠光,一雙眼窩則是用腮紅涂抹的,至于那張嘴,則是用正紅色的口紅,反反復復涂抹了好幾遍,倒是艷得簡直都可以滴得出紅來了。

    而且那臉上還沾著不少細碎的頭發茬。

    不得不說,這樣的一張臉,倒是更顯得陰森詭異,只怕如果是膽子小的,都會嚇得叫出來的。

    特別是再加上房間里的燈,居然被人換上了紅色的燈泡,到現在燈也沒有關,在這樣的紅色燈光下,面對著這樣的一張臉,倒是陰森之感更加了七分!

    包小黑也看到了這張臉,當下他緊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將自己已經低達唇邊的驚呼聲生生地壓了回去。

    吳凡卻是擰著眉,有些不解:“上一個林小娟是吊死鬼妝,這一次這個又是什么妝?”

    蕭季冰看著這張鬼畫符般的臉:“古書上有記載,水鬼又稱水猴子,遍體長毛,紅目黑面,據說是溺死水中的人的冤魂所化的類似倀鬼的鬼怪,必須以溺斃一人來代替,入水力大無比,上岸則無縛雞之力,常變化各種物體于水中吸引人靠近,乘機將人拖入水中吸取人血,最后溺死!”

    楊國華:“……”

    特案組的眾人:“……”

    蕭大法醫,上一次對老版的《康熙字典》可以直接做到侃侃而談,而現在又將鬼講得頭頭是道。

    所以,蕭大法醫果然是博古通今??!

    蘇青看向蕭季冰,目光溫暖且自豪!

    不過她又很快收回了目光,掃了一眼大家,淡聲道:“好了,這個妝是水猴子,也可以稱做是淹死鬼妝?!?br />
    大家:“……”

    頭兒,我們從你的話里可是聽出了滿滿的自豪來。

    蘇青蹲下身,仔細地看了看女人腿上的連褲襪,與林小娟的一樣,也是黑色的網狀襪,而腳上的那雙鞋,看起來倒是正好的,并沒有從鞋里滲出血來。

    看看這雙鞋,款式和大小倒是與林小娟腳上的不一樣。

    而這個時候,蕭季冰卻招呼了一聲:“蘇青,你看,刻字在背上!”

    “哦?”蘇青站了起來,看著蕭季冰將女尸側轉了一下,又將她背后的長發掀起來,露出背部。

    果然,可以看到一個用刀子刻出來的字,單立人,旁邊是一個樹苗的苗字。

    而且這個字的字型,還有那看起來明顯有些拙劣的下刀,只是用看的,都可以看得出來,與林小娟尸體上的那個字一模一樣。

    可以說,特案組的大家可以確定了,殺死王芳的人,與殺死林小娟的人,是同一個。

    所以,這果然是一起連環殺人案。

    蘇青掃了一眼大家:“看看家里還有沒什么線索!”

    “是!”大家立刻齊齊地應了一聲,便立刻各自忙活了起來。

    而蘇青則是走到了窗前,伸手拉開窗簾,外面的陽光立刻灑了進來。

    窗戶大開著,窗外并沒有防護欄。

    蘇青立在窗口探頭向下看去,老式的樓房,或者說舊城區的這些居民樓,都是只有六層的老式樓房,一般都是南北通透的戶型。

    而這么向下一看,蘇青便立刻發現,這個單元,一樓,二樓,三樓,四樓,五樓的住戶都有在窗戶上安裝防護欄。

    但是六樓,也就是王芳家卻并沒有安裝。

    蘇青的目光閃了閃,幾步走到了門口,看了看,門上并沒有任何橇動的痕跡。

    楊國華雖然不知道這位蘇組長在想什么,不過卻還是一直跟在蘇青的身后,跟著進進出出的。

    “楊所長,那位報案人呢?”蘇青扭頭問楊國華:“剛才上來的時候,我好像沒有看到人?!?br />
    楊國華忙道:“哦,之前我們到的時候,她的情緒很不穩,而且她家也是在這個小區的,所以我就讓我們所里的一位女同志,陪著她去了她家里,好好地安撫一下!”

    蘇青點了點頭,然后招手叫了金鈴過來:“鈴當你去報案人王霞家里問問她,她在來她妹妹家的時候,窗戶就是開著的嗎,還有那門,她確定她來的時候就是鎖著的嗎?”

    “還有王芳的人際關系……”

    說著,蘇青一笑,抬手在金鈴的肩膀上拍了拍:“行了,我這是廢話了,你都知道的!”

    金鈴俏皮地一笑:“不過我還是挺喜歡聽頭兒再說一遍的!”

    然后金鈴一招手:“誰愿意和我一起去?”

    “我,我,我!”包小黑立刻舉起了自己的爪子,一張英挺的小黑臉上,早就已經皺成了一顆苦瓜。

    沒有辦法,他對這樣擁有著詭異妝容的尸體真的是有些接受無能!

    所以能陪著鈴當姐一起出去,也是一件挺不錯的事兒呢!

    蘇青看了一眼包小黑,倒是也沒有說什么。

    不過蘇青倒是和兩個人一起往下走。

    包小黑跟在蘇青和金鈴兩個人身后,眨巴了幾下眼睛,有些好奇,不過倒是忍著沒有立刻就開口問個為什么出來。

    但是眼看著蘇青都已經到二樓了,包小黑終于沒有忍住,然后開口問道:“姐,呃,頭兒,你也要和我們一起去嗎?”

    蘇青頭兒也不回地直接道:“不!”

    包小黑更不解了:“那頭兒干嘛和我們一起下來???”

    說話之間,三個人已經到了一層,蘇青直接走出了單元門,然后立在一樓的窗戶外,抬頭看著那窗戶上的防護欄。

    包小黑:“……”

    金鈴卻有些明白了:“頭兒,你是覺得兇手是從這里爬上去的?”

    蘇青點了點頭:“應很好爬?!?br />
    現在隨著天氣漸熱,所以已經有不少人家,晚上睡覺的時候不關窗戶了。

    赤手空拳爬墻爬窗,這絕對不是什么輕松的事兒,可是……

    如果加上防護欄呢?

    蘇青雙臂環胸,看了一眼包小黑:“小子,爬上去看看!”

    包小黑:“……”

    他怎么覺得自己沒有聽清楚自家姐姐的話呢?

    蘇青見包小黑沒有反應,當下又將自己剛才的話重復了一遍:“小子上去看看!”

    包小黑聽明白了,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姐,你的意思是說,讓我上……”

    蘇青點了點頭:“不是你上,還讓我上嗎?”

    她上其實也沒有什么,主要是自己的速度只怕太快了,不要說有防護欄可以借助,就算是沒有防護欄,她只是徒手上的話,也用不了一分鐘。

    包小黑看看圍觀的人群,再看看金鈴,金鈴點了點頭。

    于是包小黑便活動了一下手腳,準備往上爬了。

    “順便看看哪里的蹬踩的痕跡?!?br />
    蘇青又交待了一句。

    “明白了!”包小黑戴著手套的雙手拉住了一層的防護欄,便往上爬了去。

    包小黑的拳腳身手還可以,但是向這樣的徒手攀爬,他倒是真的沒有練過,所以上起來雖然比普通人要好上不少,可是在蘇青看來還是挺慢的。

    而包小黑也還真的尋到了一些痕跡:“頭兒,這里可以看到有人蹬踩過的痕跡,但是卻沒有腳??!”

    蘇青暗暗皺眉,所以那個人又是戴著鞋套和手套的。

    而包小黑也發現了,這窗外的防護欄上被人用手抓過的痕跡。

    不過很明顯,卻并沒有指紋。

    而這個老舊的小區里,同樣非常淡疼的也是沒有監控的。

    包小黑反正也沒有聽到自家師姐招呼自己下去,便一路上直接爬上了六樓,然后順著大開的窗戶鉆了進去。

    蘇青瞇著眼睛看著那打開的窗戶,瞳子里神色深深!

    而包小黑不過片刻功夫,便從樓梯上又走了下來。

    蘇青擺了擺手:“鈴當帶這小子走吧!”

    金鈴一點頭,便拉著包小黑往王霞家去了!

    蘇青重新回到了六樓。

    蕭季冰抬頭看了她一眼:“死者的死亡時間,是凌晨零點半左右,而且我在她的小腹上發現了一個針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死因應該也是被注射了過量的胰島素而亡的!”

    蘇青點了點頭。

    雷動也忙跟著道:“頭兒,臥室的床上有些亂,應該是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被兇手制住的?!?br />
    蘇青聽了這話,直接跟著雷動走進了王芳的臥室。

    臥室里,枕頭掉在床頭的地面上,被子則是一半在床上,一半拖在地上,甚至就連床單也被斜斜地扯下了一截。

    本來應該端端正正地放在床前的拖鞋一只在床底下,一只在衣柜前。

    而且地面上還有一段拖拉的痕跡,甚至從拖拉的印跡上還可以看得出來掙扎的痕跡!

    只不過這樣的痕跡,卻只是到了從床到門的一半距離時,便已經只余下了拖拉了,倒是不見掙扎。

    而且粉紅色的棉制睡衣和睡褲,也都是被胡亂地丟到了這中途的地面上。

    而且從睡衣和睡褲上可以看得出來,撕扯的斷裂處。

    蘇青在這臥室里轉了一圈,最后停了拖拽痕跡的中間位置處,細看的話,可以看得出來,地面上有一滴滴濺的液體痕跡,不過現在已經干掉了。

    “蕭法醫,你來看看,這個,應該是胰胰島素吧?”

    蕭季冰聽到了蘇青的聲音,也忙進來了,直接蹲在蘇青的身邊,看了看地上的那一點痕跡,卻也不能確定:“不知道,這個得回去檢測一下再看結果!”

    說著,蕭季冰拿出一根棉簽,小心地將那點痕跡抹在棉簽上。

    與林小娟家的情況差不多,沒有兇手的任何痕跡。

    既然現場已經搜遍了,也沒有什么發現。

    蘇青站在窗口處,向著窗外看了好一會兒,眼底里明明滅滅的,也沒有人知道她在想著什么。

    不過等到金鈴帶著包小黑回來了。

    “頭兒,王霞說,她妹妹為人外向,挺能說也挺會說的一個人,不過她妹妹人緣還是很好的,并沒有什么仇人?!?br />
    “還有這套房子,是王芳貸款買的,所以也沒有欠過誰的錢,而且王芳雖然很愛玩,也很喜歡玩,但是卻從來不會在男女關系上胡搞亂搞的,還有,她的眼光挺高的,雖然追她的男生挺多的,但是她卻一直沒有能看上眼的!”

    蘇青瞇了瞇眼,直接問道:“她在哪里工作?”

    金鈴立刻翻開了自己的記錄本,看了一眼,然后道:“鑫誠廣告公司做業務員!”

    蘇青點了點頭:“行,那我們先回去,鈴當你帶人去鑫誠廣告公司去看看?!?br />
    “是!”金鈴答應了一聲,于是包小黑又立刻跟上,孫晨抬手摸了摸鼻子,也忙跟上,突然間發現,包小黑居然和自己搶起鈴當姐來了。

    ……

    回到局里,蘇青將已經洗出來的第一個案發現場的照片貼在了白板上,然后又將相機里的存儲卡取了出來,插在筆記本電腦上,一張一張地翻看著死者王芳的案發現場情況,然后再與第一起兇殺案的案發現場進行比較。

    雷動,李杰,馬維忠,吳凡四個人也都湊了過來。

    蘇青坐在桌子上,看了看他們四個:“說說看,都有什么想法?”

    雷動第一個開口了:“林小娟死亡的案發現場,位于三樓,而且窗戶并沒有開,門也沒有橇開的痕跡,所以很明顯這個兇手要么有林小娟的家門鑰匙,要么就是林小娟放進去的?!?br />
    李杰第二個開口了:“林小娟兇殺案的時候,鞋子并不合腳,但是王芳兇殺案,鞋子卻是合腿,所以我想兇手在殺案林小娟的時候,會不會是突然間做出的決定,所以才并沒有準備合腳的鞋?”

    馬維忠立刻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兇手是認識王芳的?”

    如果不認識怎么會知道對方穿多大號的鞋呢?

    吳凡卻是道:“王芳家里亮著一盞紅色的燈,正常人家應當不會有人將自家照明用的燈,安個紅燈泡,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兇手干的!”

    聽完了四個人的話,蘇青點了點頭。

    “還有,兇手進入王芳家的時候是從樓外攀爬進入的?!?br />
    說著,蘇青將手里的白板筆拋給了吳凡。

    吳凡立刻會意,直接拿著白板筆,開始一筆一劃地寫了起來。

    ------題外話------

    咳咳,607章,從小黑屋里放出來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