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都市小說 > 開局假裝是神壕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你可以做我爸爸嗎?
園長氣焰囂張的一塌糊涂。
李小北輕輕皺眉,哦,原來底氣是從這來的,這是歐氏企業開的幼兒園。
歐氏在太行市也算牛逼克拉斯了,甚至還比喬家牛逼一點,之前李小北和他們家少爺還有過沖突,打掉歐少一顆牙,只是后來不知道什么情況,歐少也沒再找麻煩,貌似還出了國。
別看李小北現在是個【小壕】,但他對商界的事了解并不算多,對歐氏也只是知道些皮毛。
當然了,就幼兒園這態度,就算歐氏牛逼,李小北也不鳥他。
“還有?!痹俺ず鋈揮摯竦靡槐?,冷道:“你們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和你們家孩子鬧矛盾的男孩,人家老媽可是喬氏的高管,真不是我小看你們,人家兒子打你們女兒,那是你們女兒的榮幸知道嗎?”
“呵呵,我們歐少,你們惹不起,人家喬氏,你們照樣得慫?!痹俺ぴ剿翟繳衿?,“所以你們老老實實當這事兒沒發生過就算了,再折騰下去,你們這當爹媽的也得吃不了兜著走?!?br />她是越來越拽,卻沒注意被她瞧不起的李小北,臉上漸漸有了喜色。
呵,你要不提喬氏,哥們兒還暫時沒想到辦法,既然這樣,那就先找那孩子的老媽聊幾句好了!
李小北把小丫抱起來,邪魅的笑看著園長:“告訴你,別人家的孩子在爸媽眼里是個寶,我女兒在我眼里更是塊寶!欺負我女兒,還想就這么算了?門都沒有??!”
“哈,行,那你就折騰,隨便折騰,我看你最后怎么收??!”園長譏諷的大笑。
其實何欣心里已經有點打鼓了,不是退縮,而是覺得這件事非常棘手,畢竟幼兒園的背后是歐氏,而那個男孩的母親又是喬氏的高管,誰都不好對付。
正一籌莫展,李小北忽然如此,何欣一下子呆愣住了。
李小北說小丫是他的女兒,而且他表現的?;?,真的像極了一個父親。
作為單親媽媽,日子過得多不容易,只有何欣自己最清楚。
她何嘗不想找個肩膀依靠,找個男人幫自己分擔,可她不敢輕易嘗試,主要原因就是擔心自己看走眼看錯了男人,最后會害了女兒。
可她對李小北很了解,如果真的讓他做小丫的父親,何欣絕對一百個放心。
何欣正恍惚,耳畔忽然傳來李小北的喚聲:“欣姐?咱們先走?!?br />“哦,好?!焙渦烙兄忠幌倫誘業街饜墓塹母芯?,心里的憂愁也減去不少,因為她相信李小北肯定會幫小丫找回公道。
這種不可名狀的安全感,讓何欣感受到很多年不曾有過的踏實。
出了幼兒園,李小北笑著道:“姐,你知道那個小男孩嗎,見過他母親沒?”
何欣點點頭:“其實之前小丫給我說過一次,班里有個小朋友經常欺負別的小朋友,我特地加了孩子母親的微信,可她死活不承認,說自己孩子不會欺負人,就算打到也是玩的時候不小心?!?br />“呵,這種家長也算奇葩了。咱們等下課吧,等那孩子家長來了再說?!崩钚”斃α誦?,溺愛的看著小丫,“小丫,小北哥哥帶你買好吃的好不好?”
小丫畢竟是個孩子,被小朋友欺負了,眼眶紅紅的,很委屈,心情也很差,小北這么一說馬上興高采烈起來:“好啊好啊,我想吃棉花糖?!?br />“沒問題,今天小丫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走著?!崩钚”輩硬擁男ψ?,讓小丫騎在自己脖子上,小丫高興的直拍手。
望著他們的背影,何欣入了神。
到了小超市,小丫仗著有小北在,把平時媽媽不讓吃自己又特別想吃的東西全拿了個遍,抱著零食跑到李小北面前,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楚楚可憐的望著他,奶聲奶氣說:“小北哥哥,我要這些會不會太多呀?”
“不多,不過你可不能一口氣都吃完哦?!?br />“嗯,我知道,媽媽會看著我吃的,媽媽,噢?”小丫努力向媽媽討乖,生怕媽媽不讓自己吃。
何欣幸福的笑著:“嗯,那你還不快謝謝小北哥哥?”
“謝謝小北哥哥?!斃⊙靖咝說氖治枳愕?。
帶著勝利品走出小超市,小丫稚嫩的小手拉著李小北暖暖的大手,忽然問:“小北哥哥,我可不可以叫你爸爸呀?”
“嗯?”李小北一時沒反應過來。
“小北哥哥,你可以做我爸爸嗎?”小丫忽然駐足,抬頭睜大眼睛滴溜溜的望著李小北,星星般的眸子滿是期待。
何欣沒想到女兒會說這個,想到女兒喊他爸爸,那他和自己豈不就是夫妻,瞬間羞了個大紅臉。
“當然可以了?!崩钚”畢胍膊幌?,蹲下來笑道,“你本來就是爸爸的乖丫頭嘛?!?br />“真的?太好啦,爸爸,我有爸爸啦?!斃⊙炯ざ沒畋穆姨?,天真爛漫,可愛至極。
看女兒這么開心,何欣情不自禁笑了:“小北,謝謝你?!?br />“姐,小丫這么乖,能做她爸爸那是我的福氣,是我撿了個大便宜,該我謝謝你才對,哈哈?!崩钚”貝笮?。
何欣美美的笑著,偷偷凝視著李小北,目光閃動,心起漣漪。
快到放學時間,李小北正陪小丫玩,何欣看到一輛寶馬??吭諏寺繁?,忙指過去說:“那輛車就是?!?br />李小北望過去,寶馬的車門打開,一個十分有范兒的女人下了車。
目測她有30歲出頭,身材不錯,穿著打扮偏職業化,但也不失時尚氣息,正是欺負小丫的男孩的母親,白洋美。
李小北讓何欣抱著小丫,他走過去攔住對方,很客氣的笑道:“你好,你是磊磊媽媽吧?”
白洋美神態高傲,明明比李小北矮,可看他的姿態卻是俯視的感覺:“你是?”
“我是小丫的父親,我們家小丫和磊磊是同學,今天磊磊把我家丫頭打了,方便的話,我想和你聊聊,畢竟這不是一次兩次了?!?br />白洋美看了眼李小北身后的何欣,馬上鄙夷的冷笑起來,輕描淡寫道:“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嗎,有什么可聊的?我沒時間?!?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