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錢松的撞擊,原本應該砍進滅霸胸膛的神斧,砍偏了,砍中了滅霸的腦袋。

    如此一來,滅霸那句“你應該劈我的頭”的名言是沒機會說出來了,那個消滅全宇宙一半生命的響指也打不出來了——雷神的斧頭太過鋒利,攜帶的雷電和神力也太強,直接把滅霸的腦組織都蒸發了。

    滅霸巨大的身軀轟然倒地,空空的腦殼就像是開了瓢的葫蘆,干干凈凈,一點也不血腥。

    “呯!”

    滅霸的尸體剛倒下,錢松也緊接著掉到了地上,把草地上砸出一個人形的大坑,幸好剛才和索爾撞了一下,稍微有了點緩沖,所以錢松才不至于摔成美味的紫薯泥。

    顧不上理會錢松這個不知道從哪里蹦跶出來的緊身衣變態,索爾落到滅霸的尸體旁,仔細檢查了一番,確定對方是真的死了,才長舒了一口氣。

    奧丁死后,作為奧丁之子,阿斯基德的新王,他從姐姐的手里救出了阿斯基德的人民,卻沒能在滅霸的手中守護住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滅霸屠殺了他們中的半數,其中也包括他親愛的弟弟,洛基。

    索爾發過誓,一定要血債血償,現在,滅霸真的死在了他的斧子下面,但他卻覺得稍微有些遺憾——他原本不想直接砍頭的,他想切開滅霸的胸膛,然后扶著滅霸的腦袋,親眼看著滅霸死前痛苦的表情,親耳聽著他臨死前的哀嚎,來告慰那些枉死在這個宇宙惡魔手中的子民們。

    只是,天知道怎么回事,陰差陽錯,被人撞歪了手,一下子就把滅霸干死了。

    不遠處,猩紅女巫正抱著幻視的尸體哭泣,雷神很想上前安慰,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雖然滅霸已經死了,可和幻視一樣,索爾逝去的子民和弟弟再也回不來了,他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王。

    大仇得報后,幸福并沒有來敲門。

    “不,我還有機會!”頹喪的索爾雙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瘋狂,他盯著滅霸尸體手臂上的無限手套,6顆無限寶石還在閃爍著光芒。

    或許,利用這些無限寶石,可以逆轉時空!或者讓已經死去的人們起死回生!

    在阿斯基德的秘典里記載著這樣的信息:集齊了全部的無限寶石,就能實現一切的愿望。

    時間、空間、靈魂、力量、心靈,甚至是【現實】本身,都不再是桎梏,都可以強行逆轉!

    索爾握住無限手套,用力往外拔,滅霸雖然死了,但因為已經使用過好幾次無限手套的緣故,他的身體和無限手套以及寶石之間產生了一定的契合,隨著索爾粗暴的動作,滅霸體表泛起了六色的奇異線條,六顆無限寶石又開始發光了,似乎狀態很不穩定。

    “索爾!”美國隊長史蒂夫·羅杰斯的聲音傳了過來,他解決掉了一隊滅霸手下的雜兵,循著剛才驚天動地的動靜,跑了過來。

    “索爾,你在做什么?”美國隊長留著性感的絡腮胡,那銳利的眼神,即便剛經過了一場惡戰,也絲毫不損他的氣質。

    史蒂夫先是一臉問號地看著躺在地上揉腦袋的錢松,然后快步走向了索爾,指著錢松問道:“這個家伙是誰?薩諾斯的副手嗎?”

    錢松雖說有著人類一般的外表,但是著裝怪異,紫色的緊身衣看得人汗毛豎起,而且大戰開始前,史蒂夫也沒見過自己陣營里有這么一號人物。

    索爾此刻沒有心思回答美國隊長的問題,深吸一口氣,用力一拔,終于把無限手套拔下來了。

    “索爾?”史蒂夫察覺到了索爾表情中的瘋狂,他覺得索爾現在的精神狀態不太正常。

    “索爾,你要做什么?”史蒂夫手臂上的微型盾牌悄悄展開,他的問題也從“你在做什么”,變成了“你要做什么”。

    “我要讓逝去的生命全都回來,我要讓一切都回到原來的樣子,史蒂夫?!彼鞫幕卮鷙芷驕?。

    一旁的猩紅女巫旺達聞言停止了哭泣,她盯著索爾手上的無限手套看了一眼,然后緩緩放下幻視的尸體,站了起來。

    “我能理解你的悲傷,索爾?!筆返俜蚓×糠嘔毫擻鍥?,“但你我對于無限寶石的力量都知之甚少,或許它們真的能夠讓一切都回到過去,但是,代價呢?這個世界上,要做成任何一件事情,都必須要付出代價!”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包括我的生命!”索爾大吼著打斷了史蒂夫的話,雙目中有淚花閃爍。

    “如果代價不僅僅只是你一個人的生命呢?”史蒂夫也大聲反駁道:“我不信逆轉整個宇宙的時空,僅僅只需要付出你一個人的生命!這就和想要用1美分買下整個地球的土地和海洋一樣荒謬!”

    “別說了,史蒂夫?!彼鞫納舯淶玫統粒骸拔冶匭肴コ⑹?,這是我的責任,你不懂……我是奧丁之子,我是阿斯加德的領袖……這是我的責任……父王說過,只要有阿斯基德人民的地方,就是神域……然而因為我的無能,我失去了他們……這是我的責任……”

    索爾的精神狀態越來越不對勁了,只是不斷重復著“這是我的責任”這句話。

    沒人注意到,無限手套上那顆黃色的心靈寶石,從剛才起就比旁邊的寶石們更亮一些。

    “嘗試當然可以嘗試,但不是現在,我們需要先做好完備的研究和計劃,索爾?!筆返俜螄蚯白吡艘徊?,“這一切不該只由你一個人承擔,別忘了,我們是復仇者聯盟?!?br />
    “復仇者聯盟?那是曾經,不是嗎?”索爾突然冷笑一聲,“我聽出你的意思了,史蒂夫,你只是不想讓無限手套落入我這個外星人手里,對吧?”

    索爾的狀態不可謂不瘋狂,一向冷靜過人的史蒂夫不知為何居然也開始有些暴躁了:“隨你怎么想吧,無限寶石這樣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當然最好是受到監管,無論如何,任由任何一個人獨占,都是對整個世界的不負責任!”

    “哈哈哈!我聽到了什么?監管?”索爾大聲笑了起來,仿佛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力量應該受到監管?‘監管’這兩個字從你嘴里說出來可真是諷刺啊,史蒂夫!你既然這么想,當年又為什么拒絕在《超級英雄注冊法案》上簽字?又為什么要和那個鐵罐頭決裂?”

    “這個世界上不需要另一個全知全能的上帝了,那太危險了,索爾!”史蒂夫就像沒聽到索爾的諷刺一樣,握緊了雙拳。

    索爾冷哼一聲,雙目泛起刺眼的電光,天空中開始聚攏烏云,電閃雷鳴中,他戴上了無限手套:

    “我本來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