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松來湊熱鬧了。

    他給古神之眼的能力起了個中二的名字——“古神的凝視”。

    在古神的凝視之下,三維現實世界會變成線性世界,每個生物都是一個線團,有的大,有的小。

    初次使用古神之眼的時候,他曾經見到過一個超級巨大的線團,只是一瞬之后就消失了,在那之后就再也沒出現過,或者說再也沒被他看到過。

    除了那一次,他暫時沒有在別的地方見過那么大的線團,普通人類的線團大概只有足球大小,他肩膀上橘貓的線團只有核桃大小,大樹之類的植物則更小。

    他還特地去看了一下自己埋在中央公園里的分身,結果分身在古神之眼中是空白的,什么線也沒有。

    除此之外的一切事物,不管是人工建筑、汽車、飛機,還是河流、土壤等非生命體,在古神之眼中全都不存在。

    紐約是個超級國際大都市,人口接近900萬,還有幾百萬只家養寵物和流浪貓狗,昆蟲、綠植等生物更是數不勝數,所以此刻在錢松眼中,密密麻麻全都是線團。

    這些線團與線團之間大多連著線,特別是代表人類的線團之間,尤其明顯。

    等有時間,錢松很有興趣去做一個調研,根據一個人身上的線,順藤摸瓜,去找到鏈接著他的另一個人,看看他們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

    但是現在,他對剛才差點撞到他的那個馬路殺手更感興趣。

    因為那人身上冒出來的不是“線”,而是“鎖鏈”。

    凡是被古神凝視過的人,都會被做上一個標記,具體原理錢松也搞不懂,總之他只要閉著眼睛,就能確定剛才那人的位置。

    所以,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他靠在街角的墻邊閉著雙眼凝視,結果看到那家伙往醫院的方向去了,在醫院里的某地停車后,忽然就消失了0.1秒左右,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距離醫院一百多公里之外了。

    那里雖然還屬于紐約州,但卻不在紐約市的范圍了。

    “沒看出來啊,還是個超能力者?”錢松喃喃自語道。

    不對啊,代表那人的線團和普通人的沒什么區別啊,他之前在寵物店的時候,偷偷用古神之眼觀察過蜘蛛俠,代表那小子的線團足足比卡車輪胎還要大兩圈呢。

    越強大的生命體,“線團”肯定更大更復雜,這是毋庸置疑的。

    如此說來,難道是被擁有瞬移超能力的人帶走的?

    “瞬移啊,多好的能力?!鼻捎械閬勰降?,他的土遁雖然也很快速,但是怎么看都很“土”,哪有人家瞬間移動瀟灑。

    “湯姆啊,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我有事情要處理一下?!鼻砂衙ǘ蛹綈蟶媳呂此檔?。

    他的確不知道自己抱著的是噬元獸,他對貓說話的習慣是前世養成的,當年養的兩只貓咪就是他的知心姐姐,下班回到家,他什么話都會對它們說。

    “喵?”噬元獸揚起腦袋賣萌,假裝聽不懂。

    這里距離公寓已經不遠了,他加快了腳步,幾分鐘之后就把橘貓送回了房間。

    看著匆匆離去的錢松,噬元獸瞇起了貓眼,它留在錢松身邊的初衷是為了觀察他、報復他,現在雖然心里不愿意承認,但它已經開始關心錢松了。

    它從剛才錢松差點被撞時,自己內心的憤怒確定了這一點。

    瞬間移動?本喵也會??!

    再說了,本位面的瞬間移動算個屁,你喵大爺直接穿越到異次元都行!

    小錢錢,本喵在終點等你!

    …………

    霍比奧眼睛一閉一睜,就被帶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因為還保持著坐姿,所以直接摔了個屁股蹲兒。

    帶他來的紅魔鬼畢竟是老司機了,不僅沒摔跤,還擺著非常瀟灑地jojo立。

    霍比奧抬眼望去,這里貌似是一處老舊的工廠倉庫,看周圍囤積的東西,似乎是鋼制品。

    倉庫里除了紅魔鬼和霍比奧自己,還有三個人,一個滿頭白發的高瘦老頭,一個臉上長滿了尖刺的男人,還有一個肥胖到能嚇壞大象的金發男。

    霍比奧直接忽略了那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老頭,在他看來,在場最厲害的就屬紅魔鬼了,其次就是那個大胖子,這胖子腳邊的漢堡紙堆積如山,不知疲倦地往自己的嘴里塞著食物。

    看著那胖子吃得那么香,霍比奧也被勾起了食欲,吞咽起了口水——他早飯還沒吃呢,連杯咖啡都沒喝就出來了。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到底打算對我做什么?綁架?”霍比奧開口問道。

    他這話是問紅魔鬼的,畢竟只看賣相的話,這里只有紅魔鬼看上去像那么回事。

    紅魔鬼笑而不語。

    “稍安勿躁,議員先生?!卑追⒗賢匪禱傲?,“我們什么也不想做,請你來,只是陪我們一起看看現場直播而已?!?br />
    霍比奧聽得云里霧里,神經病啊,派個變種人抓我,就為了看直播?

    看什么直播?橄欖球還是棒球?還是什么新聞節目?

    老頭拍了拍手,倉庫墻壁上亮起了畫面,這里被改裝了一個小型影院。

    畫面一出現,霍比奧就驚了,他對著畫面實在太熟悉了,這不是國會現場嗎?

    可是,國會現場是很少現場直播的,只會事后通訊,所以很明顯,這是個監控畫面,帶收音功能的監控影像。

    “你們這群kb分子,竟敢在國會內部安裝監控竊聽機密?”霍比奧激動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激動個啥。

    幾人并不理會霍比奧的嚷嚷,白發老頭手指一勾,地上的各種鋼錠鋼板紛紛震動起來,像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捏過一樣,組合成了一把巨大的鋼椅。

    老頭坐上了鋼椅,霍比奧不嚷嚷了。

    他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這個時候要是還猜不到老頭的身份,那他也真是白混了。

    “萬磁王?!”霍比奧覺得自己的嗓子堵住了,這是由于過度緊張的緣故。

    “噓?!蓖虼磐醯氖持岡謐齏角耙皇?,示意霍比奧看直播。

    霍比奧轉頭一看,瞳孔頓時收縮到了極致——他在直播畫面的議員席上,看到了他自己!

    就在這時。

    “喵~”

    一只橘貓,蹲坐在鋼纜堆的頂點,叫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