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科幻小說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 > 第五十五章 洗白?漂白?
    毒液的核心,是一團光。

    錢松控制著“綠針”扎了進去。

    在扎進去的瞬間,錢松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這種感覺,和當初獲得古神之眼時差不多,只是微弱一些。

    這團光中,蘊含著“神性”。

    錢松知道,包括毒液在內的所有共生體,都有一個共同的始祖——黑死劍。

    這把劍是邪神納爾的伴生神器,和納爾一樣擁有著生命和神性。

    所以,錢松對于在毒液的核心感應到稀薄的神性,并不意外。

    令他意外的是,除了神性,他還看到了一個壁畫一般的場面:

    一個長發遮面的瘦削人影,被一把漆黑的大劍當胸穿過,釘在虛空之中。

    當錢松和那個人影“對視”的時候,一道意念,或者說記憶,被錢松捕捉到了。

    那是一場混亂的大戰,到處都是碎裂的星球殘骸,到處都是未知生物的尸體,身披黑甲的邪神手持大劍,與十位天神組浴血奮戰。

    邪神敗了,因為他寡不敵眾。

    在他倒下的一瞬間,記憶中斷了。

    很快,又一片殘存的記憶被錢松捕捉了:

    神器黑死劍不知為何突然噬主,將邪神一劍穿透,打入虛無之中。

    邪神不停地怒罵和掙扎,卻拔不出胸口的神劍,只能任由自己的力量逐漸消散,神軀逐漸虛弱。

    在億萬年的宇宙漂泊中,無數的宇宙塵埃和隕石被吸附到黑死劍周圍,將邪神和黑死劍一起包裹起來,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最終形成了一顆巨大的星球。

    為了防止有人來拯救邪神,黑死劍的劍刃依然插在邪神的胸口,劍柄熔化成了黑色的“石油”,這些“石油”涌上地表,化作了無數的共生體,它們的職責,就是守衛這顆星球,直到永遠。

    這顆星球的名字,叫做Klyntar(克林特),Klyntar不是地球人的語言,而是共生體的母語,意為——【牢籠】。

    說白了,最初的共生體,都是獄卒。

    記憶又中斷了。

    接下來,錢松捕捉到了第三段記憶:

    邪神的意識蘇醒了,他雖然無法脫困,卻用自己的黑暗力量感染了一部分共生體,讓它們變得瘋狂、殘忍而又嗜殺。

    這一小部分被感染的共生體開始吞噬星球上正常的同類,所以它們變得越來越強大,強大到即將有能力僅憑肉身就離開星球,飛渡宇宙。

    有一天,共生體星球的一處山峰上空間扭曲了,一只小貓從蟲洞中走了出來。

    幾頭山岳一般巨大的共生體仿佛嗅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一樣,張開遮天蔽日的翅膀飛過來,試圖吞吃小貓。

    然后……

    這顆星球上的所有共生體,只要仰望星空,都能看到一根堪比銀河的巨大觸手,從那之后的半個月時間里,它們再也看不到任何星光。

    等一切都恢復如常的時候,共生體們發現,那些稍微強大一點的邪惡共生體,全都消失了,沒留下一點痕跡。

    也是從這一天開始,一部分共生體又有了信仰,他們自己組建了一個教會——小貓神教。

    記憶中斷……

    接下來,是最后一塊記憶碎片:

    又過去了無數年,邪神納爾還是成功感染了一批共生體,它們遵從邪神的意志,離開Klyntar星球,去吞噬,去殺戮,去毀壞天生組創造的一切生命,以達到幫邪神復仇的目的。

    然而,離開了共生體星球的它們,得不到黑死劍的力量滋養,就必須依靠寄生別的生物來生存,否則在搞破壞之前,自己就要先死掉。

    毒液,就是這群離開母星的共生體們的后代之一,它的內核深處,有著種族的傳承記憶,只是因為傳承太多代了,導致全都是些破碎的記憶片段。

    …………

    錢松進來這里是為了探索毒液“意識”的存在方式的,沒想到陰差陽錯地讀懂了共生體的悠久歷史。

    令他印象最深的,當然是那只強到逆天的小貓了。

    那只貓明明那么小一只,怎么看都是剛出生一兩個月的小乳貓,卻留著殺馬特一樣的斜劉海,十分搞笑。

    也正因為那貓兒的嬌小,才反襯出它本體的龐大——錢松知道那條觸手壓根就不是它本體的全部,最多只能算是冰山一角而已。

    等錢松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整個“光球”內部,已經密密麻麻刺滿了“綠針”,就像一個用無數仙人球搭起來的密閉空間。

    如果一個人有密集恐懼癥加幽閉恐懼癥,看到此情此景,估計會死掉的吧。

    “綠針”們貪婪地吸收著光球里的神性氣息,正如錢松的分身1號吸收古神之眼里的神性一樣。

    東非大草原又地震了。

    錢松的妖丹在本體里,妖丹每次吸收了神性,都會成長,對于紫薯精來說,沒有什么比妖丹的成長更舒暢了。

    因為太舒服了,他的本體忍不住翻了個身。

    想象一下,大地之下,一顆體型堪比珠穆朗瑪峰的巨型紫薯翻個身,是何等的動靜。

    只可惜一個毒液體內的神性氣息太稀薄了,否則今天錢松的妖丹就能升一級了。

    光球里的神性來自邪神納爾以及他的伴生神劍,這兩者的神性被吸收后,整個“光球”逐漸黯淡下來。

    那個被大劍刺穿的人影,也逐漸化作虛無。

    納爾對毒液的影響和控制,被錢松徹底抹去。

    從今往后,毒液不再是一個殺戮工具,同樣的,它也不再是獄卒。

    它自由了。

    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它的外表了——它褪色了:

    原本如同石油一般漆黑的共生體身體,變得純白無暇。

    就像一瓶劇毒的墨水,變成了營養的早餐奶。

    痛苦、戾氣、殺戮的欲望,都在離它而去。

    它不再嚎叫,也不再辱罵錢松,因為它感覺到了自誕生以來,從未體驗過的寧靜與平和。

    錢松身上的“綠針”慢慢縮了回去,毒液從錢松身上滑落在地,由一灘白色的液體,緩緩變成了人形。

    如果拍個X片,也許就能發現,它的體內有許多綠色的“骨刺”,這些骨刺能像樂高玩具一樣,可以搭建成任何形狀的骨骼,而毒液則可以附著在這樣的骨骼上,從此不必再依賴寄生別人來獲得形體。

    這些“骨刺”,就是錢松留給毒液的禮物。

    “我為自己之前的魯莽道歉,并感謝您給了我自由!”純白的毒液單膝跪地,誠懇地說道。

    單膝跪地,這是共生體一族最高的禮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