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松好不容易才安撫好了兩人的情緒,并在螳螂女的講述下弄清了事情經過:

    銀河護衛隊的飛船為了尋找靈魂寶石,在宇宙里四處流浪,大概兩天前,他們來到了一片陌生的星域。

    星際地圖上沒有標出這里的細節,也就是說,這附近的星球上應該沒有什么智慧生物組成的高等文明。

    和科幻恐怖電影的開頭很像,就在他們準備例行探查一下就走的時候,飛船忽然收到了一道求救信號。

    求救信號標記的地點在一顆類地行星上,正義感十足的銀護成員們決定去看看,他們不想見死不救。

    飛船進入了行星軌道,然后沖入了大氣層,一直到即將降落在求救信號源附近的時候,都很順利,無事發生。

    可就在降落前的幾十秒,飛船被不明物體襲擊了。

    火箭浣熊說,襲擊飛船的不可能是高科技的東西,既不是導彈,也不是激光或者任何能量武器。

    比起那些熱武器,更像是某種高動能的冷兵器。

    飛船的引擎被打爆了,墜落在地上時發生了二次爆炸,所幸全員幸存,除了奎爾臉上蹭破點皮,其他人都沒受傷。

    等他們從裂開的駕駛艙里出來的時候,發現已經被包圍了。

    那是一群綠色的小矮人,雖然身高只跟火箭浣熊差不多,但它們每一個都很健碩,肌肉發達。

    看上去,有點像一群迷你綠巨人。

    除此之外,它們還長得非常丑——沒長頭發,沒有鼻梁,只有兩個出氣孔;哈巴狗一樣耷拉著的耳朵,一直垂到下巴上,耳垂上插滿了未知野獸的牙齒作為裝飾。

    這些綠矮人嘴里嘰哩哇啦地說個不停,誰也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說著說著,它們居然互相吵了起來,似乎是在爭奪獵物的分配權。

    星爵和小浣熊都掏出了自己的槍,在這之前,德拉克斯已經第一個沖了上去,他的思維模式很簡單——誰弄壞了他們的飛船,誰就是敵人。

    不顧小浣熊的高聲阻止,德拉克斯沖進了綠矮人堆里,他太高大了,那些綠矮人踮起腳都沒有他膝蓋高。

    這大塊頭平時戰斗的時候總是橫沖直撞,無論怪物有多龐大,他都會跳起來,揮舞著自己的匕首上去拼命。

    可是現在這群綠色的小東西太矮了,德拉克斯想要捅到人,就必須彎下腰來,近乎跪地,才能打到人。

    如此猥瑣的攻擊方式不符合德拉克斯的暴力美學,于是他直接抬腳踹人——在他想來,這些小不點兒還不是一腳一個?

    結果他踢到鐵板了。

    他勢大力沉的一腳踢在某個領頭的綠矮人身上,人家不僅紋絲不動,還對他露出了譏笑的表情。

    德拉克斯注意到,在他踢到這個綠矮人肚皮的時候,這小東西脖子上戴著的黃色水晶閃了一下。

    不等德拉克斯反應過來,這綠矮人就彈跳起來,一個頭槌撞在他的肚子上,將他像炮彈一樣頂飛了,掛在飛船的機翼上。

    一向皮糙肉厚的德拉克斯,居然一下子就被頂暈了。

    銀護隊全員都很震驚,德拉克斯的肉搏能力是很強的,雖然和滅霸、綠巨人這種不在一個層次,可怎么也不該被這些小矮子打得沒有還手之力吧?

    星爵和火箭浣熊不再猶豫,槍口對準這些小怪物,開火了。

    子彈還是有點用處的,起碼這些小綠皮中槍后流血了。

    它們的血是黃綠色的,很粘稠,像是氣管炎病人咳出來的濃痰。

    星爵他們擊倒了四五只綠矮人,樹人格魯特抽飛了七八個,接下來,他們就沒有還手的機會了。

    這些綠矮人從斜挎的獸皮小包里掏出一顆顆黃色的“石子”,非常熟練地朝著星爵他們投擲。

    樹人格魯特第一個中招,因為他離這些綠矮人最近。

    這“黃石子”并沒有把格魯特射穿或者讓他受傷,只是從被擊中的那一刻起,他就忽然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就是那種從怒發沖冠的激情,變成了瞬間跌入谷底的頹喪,仿佛一切都失去了意義。

    “I'm Groot”格魯特發出了警告。

    然而已經晚了,星爵和火箭浣熊都中招了,雨點般的“黃石子”封死了他們躲避的任何死角,避無可避之下,每人被擊中了起碼十幾次。

    效果非常明顯,星爵和小浣熊面如死灰,連槍都丟掉了,癱坐在地上束手就擒。

    螳螂女最幸運,因為格魯特幫她擋下了全部的攻擊。

    “I'm Groot”格魯特輕輕地說了一句話。

    “你放心,我不會丟下小紫不管的?!斌肱閫反鷯Φ?。

    “小紫”就是格魯特給錢松這個分身起的名字,樹人每天都照料“小紫”,早已有了感情。

    得到了承諾的格魯特再也撐不住了,步了星爵他們的后塵,癱軟在了地上。

    “嘎嘎嘎嘎嘎!”

    綠矮人們的笑聲非常難聽,它們攙扶起被子彈打傷的同伴,然后用繩子把星爵、樹人以及小浣熊捆了起來。

    剛準備繼續對螳螂女動手,“轟隆”一聲,飛船發生了第三次爆炸,螳螂女被沖擊波掀飛出去老遠,好幾個倒霉的綠矮人直接被炸死了。

    綠皮們這下無心再去管螳螂女了,他們把星爵三人和同伴們的尸體一起運走了。

    接下來的事情,錢松都知道了——即將昏迷的螳螂女,從飛船廢墟中扒拉出裝著錢松的花盆兒,然后用心靈能力喚醒了他。

    …………

    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德拉克斯哇哇叫著要去救人,卻不知道該到哪里救。

    “看到地上的拖痕了嗎?”錢松提醒道,“據你所說,那些小綠人很矮,都沒有你的膝蓋高,那它們搬運格魯特的時候,肯定會因為身高不夠,使得格魯特的手或腳拖在地面上?!?br />
    果不其然,從前面不遠的地方開始,真的可以看到一條拖痕向遠方延伸過去。

    沒辦法,這里的土壤沙漠化有點嚴重,不僅有拖痕,還有腳印呢。

    “你真聰明,土豆人!”德拉克斯夸獎道,他現在忽然覺得眼前這個拳頭大的小不點兒沒那么惡心了。

    “聰明?你是認真的嗎?這難道不是常識嗎?”錢松懶得再糾正他的稱呼了,他現在終于明白火箭浣熊被人認成小兔子是什么感受了。

    德拉克斯沒有答話,只是跟著拖痕往前走。

    幾分鐘過后,他才突然爆笑出聲,指著螳螂女說道:“哈哈!土豆人剛才那句話,是在嘲諷你不懂常識哎!曼媞斯,你果然是我們當中最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