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科幻小說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 > 第六十一章 別低頭,王冠會掉
    為了尋找靈魂寶石,星爵等人不知道已經飛行了多少光年,他們現在甚至已經不在銀河系了。

    要知道,他們隊伍的名字是“銀河護衛隊”,也就是說,之前他們的活動范圍,絕大部分都在銀河系以內。

    宇宙是如此的浩瀚無垠,類似銀河系的星系更是不知凡幾,銀河系是他們的舒適圈,而現在所在的大麥哲倫云星系,距離銀河系大約16萬光年。

    如果不是先進的曲率飛行技術,星爵等人就算化成一束光,也要16萬年才能到達這里。

    在收到求援信號之前的日子里,其實團隊內部是經過一次討論的:

    火箭浣熊覺得就這么大海撈針一般地盲目尋找,實在太傻了,他們又沒有什么“無限寶石探測器”,找到天荒地老也不一定能碰上,如此歲月蹉跎,那他們這輩子的意義也就太枯燥了。

    星爵對卡魔拉的思念與日俱增,他還是無法對卡魔拉的死亡釋懷,所以他依然堅持原來的想法,并提出就算是一個人,也要繼續找下去。

    螳螂女一開始支持小浣熊,但她在安撫沮喪的星爵的時候,感受到了星爵內心無與倫比的傷感和思念,然后倒戈了。

    德拉克斯在吃薯片,滅霸已經死了,他沒有了復仇的動力,也不發表意見,隨遇而安。

    格魯特在玩游戲,誰打擾他,他就化身祖安樹人,一句“I’m Groot”涵蓋了諸天萬世所有的臟話。

    只是,令他們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距離上次討論還沒過多久,居然真的在這顆鳥不拉屎的蠻荒星球上找到了一顆無限寶石!

    雖然這并不是他們想找的那顆靈魂寶石,而是心靈寶石。

    既然是心靈寶石,那這里發生的一切就都說得通了:那個戴著王冠的族長通過心靈寶石控制著自己的臣民,而那些綠矮人戰士使用的黃色“石子”因為沾染了心靈寶石的力量,從而擁有了一定的影響人心的力量,所以他們幾個才會如此輕易就被抓了。

    看到鑲嵌在王冠上的心靈寶石,星爵在經歷了短暫的驚愕后,立馬扭過頭,眉飛色舞地對著小浣熊嘚瑟:“怎么樣?事實證明,我的計劃沒問題,過來這里救援也是我拍板的,我就是個天才!你不是說我這輩子也別想找到一顆無限寶石的嗎?”

    “是是是,你是天才,可是天才先生,咱們馬上就要死了耶!”小浣熊無語道。

    話音剛落,就聽到王座上的族長喊了一句什么,一個綠矮人戰士推著個高凳過來,爬到凳子上站起來,才勉強和星爵的脖子差不多高。

    下面是砍頭環節了,如果不墊上高一點的凳子,綠矮人跳起來也夠不到星爵的腰帶。

    一個奴仆端著一罐肉湯走到了王座前跪下,雙手舉起陶罐,讓族長圖魯享用。

    殺頭的好戲,圖魯最愛了,他要一邊吃一邊欣賞。

    用木勺在湯里攪了攪,肉挺多,還有一塊非常大,圖魯很滿意。

    剛準備揮手下令行刑,突然發現肉湯表面浮起了氣泡。

    圖魯下意識地把臉湊到陶罐口往里看,就在這時,一個拳頭大小的“肉塊”從湯里猛然冒出,跳出陶罐,撞在了族長圖魯的臉上!

    紫薯精的頭槌!

    是的,為了最大限度地接近這個家伙,早已在外面摸清楚狀況的錢松混進了“王宮”的后廚。

    偽裝成廚師或者奴仆是不可能的,錢松這具分身太小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偽裝成食材了。

    不得不說,這種外星生物的肉類腥臊難聞,煮熟后味道更加糟糕,但周圍的綠矮人廚子們個個盯著這肉湯流口水,看來還真是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

    所幸的是,趁機跳進肉湯里的錢松沒等多久,就被端到了族長面前。

    肉湯很燙,非常燙,畢竟剛出鍋沒多久。

    這么燙的高溫,消毒滅菌當然沒問題,但想要燙死一只妖怪,就不可能了。

    事實上,錢松除了覺得有點熱之外,并沒有別的感覺。

    可是矮人族長圖魯就沒他這么淡定了,接近沸騰的湯汁,隨著錢松的突襲,一股腦兒地淋在它的臉上,圖魯頓時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

    一個人被當面潑了一盆沸水,第一反應除了慘叫,還有什么?

    對,瘋狂地抹臉。

    圖魯疼瘋了,它被滾燙的肉湯濺得滿臉都是,最嚴重的就是眼睛,劇烈的灼痛讓它近乎失聲。

    低下頭用雙手瘋狂搓臉的時候,它的王冠掉下來了。

    木質的王冠并不結實,在水晶王座的基底上彈了一下,就裂開了。

    鑲嵌在王冠上的心靈寶石,也被磕掉了。

    事發突然,無論是端著陶罐的奴仆,還是周圍的矮人族新貴們,都驚呆了。

    接下來的一幕,就非常戲劇化了:

    能成為新貴的,個個都很精明,沒有誰是傻子,它們眼尖,看到了滾落在地的心靈寶石。

    于是,沒有人去關心這位新任族長的臉有沒有被燙傷,更沒有人去理會新任族長的哀嚎。

    它們,開始搶寶石了。

    和“王宮”外的平民不同,它們所有人都知道圖魯所謂的“神權天授”是多么惡劣的謊言,所以它們都想成為下一個圖魯。

    然后它們就打起來了。

    捧著肉湯罐的奴仆丟掉罐子,想要趁機鉆空子撿起寶石,被一把從遠處投來的匕首扎中后腦,瞬間斃命;

    準備砍星爵脖子的綠矮人戰士也急颼颼地跳下凳子,加入了爭搶的大隊伍;

    剩余的新貴們之間早已失去了往日虛假的平和,手腳并用,武器被打掉了也要沖上去咬脖子;

    這場景,簡直就像是外星版的元老院刺殺凱撒事件。

    錢松邁著小細腿,優雅地走下王座的臺階,為了奪權而殺紅了眼的綠矮人們,沒人注意到他這個小不點。

    錢松覺得,這個時候應該來個蒙太奇的長鏡頭,再加上悠揚的BGM,比如說莫扎特的第14奏鳴曲,主要突出周圍矮人的混亂和自己的從容,如此強烈的反差之下,視聽效果一定爆棚。

    輕輕撿起地上的心靈寶石,錢松用火柴人一樣的細手,將它放在自己的紫薯腦袋上。

    紫薯腦袋上冒出幾根嫩芽,嫩芽擁抱著心靈寶石,將它的一半拖入了紫薯皮肉中。

    鑲嵌完成。

    “現在,給我,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