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科幻小說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 > 第八十九章 澤莫的籌碼
    金并說出來的這一段“咒語”,其實和魔法啊詛咒啊啥的完全沒關系。

    之前他讓菲洛德·米勒醫生給瑪麗做超級癌細胞植入手術的時候,順便把一個精神控制儀也植入到了她的腦組織中。

    該精神控制儀由澤莫提供。

    沒錯,就是冬兵巴基的同款精神控制儀。

    兩年前澤莫策劃復聯內戰的關鍵一步,就是操控冬兵巴基。

    他從一個前九頭蛇特工那里,得到了一個關于如何控制冬兵的紅星筆記本,那本筆記里記載著,所有的冬兵戰士(不僅僅只有巴基一個)大腦中都被植入了精神控制器,以及對應每個控制器的語音秘鑰。

    控制巴基的秘鑰是:“желание(渴望)ржавчина(生銹)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рассвет(黎明)печь(火爐)девять(九)доброта(善良)домой(回家)один(一)грузовик(貨車)солдат(士兵)”。

    這個秘鑰現在對巴基已經無效了——巴基在黑豹的妹妹,也就是蘇睿公主的幫助下,成功摘除了腦袋里的精神控制器,從而徹底擺脫了冬日戰士的思維鋼印。

    而剛才金并喊出來的口令,與控制巴基的不同,因為那是控制另一個冬兵戰士精神控制器的專屬秘鑰。

    也就是說,現在澤莫手里依舊掌握著一些九頭蛇的科技遺產。

    …………

    瑪麗在地上掙扎了好久,粗壯的手臂和鋒利的爪子把地面刨出了一個大坑。

    幾分鐘之后,她終于平靜下來,像狗一樣四肢著地,趴在地上,抬頭看著二樓的金并,眼中的暴戾完全被順從取代了。

    “恭喜你金并先生,實驗成功了?!痹竽⑿ψ拋叩澆鴆⑸肀?,祝賀道。

    金并不置可否地撇撇嘴,又點上了一根雪茄:“我并不這么樂觀,誰知道她腦子里的精神控制器,有沒有別的暗門呢?”

    這話就說得很不客氣了,很明顯,金并還是不太信任眼前這個男人——這家伙連親自上門的勇氣和誠意都沒有,只敢用一個全息投影來和他對話。

    是啊,誰知道會不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刻,瑪麗突然就失控了、背叛了?變得不認金并,只認澤莫了?

    如果精神控制器還存在別的暗門的話,在未來,金并擔心的事情就必然會發生。

    “這一點還請放心,金并先生?!痹竽檔潰骸拔一蠱諗巫盼蠢茨芄緩湍慍て諍獻髂?,這點誠信我還是講的?!?br />
    “哦?你就這么確信我這次會和你們合作?”金并問道:“要知道,你們這次想要對付的人,是斯塔克工業的老板,威名遠播的鋼鐵俠,托尼·斯塔克?!?br />
    “別忘了,我手上也有斯塔克工業的股份,雖然不多,但如果托尼出事了,肯定會引起斯塔克工業的股票大跌,到時候我也會損失慘重的?!?br />
    金并當然不會畏懼鋼鐵俠,所以前一句話只是套話,后一句才是關鍵。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對付鋼鐵俠,對他金并能有啥好處?

    沒有好處,反而還會讓他的投資虧損。

    正所謂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這也就是為啥金并一直都不給澤莫好臉色看的原因——你要搞事情,找誰不好,咋就找上我了呢?

    對,我的確是地下黑道的王者,在那些正義之士看來,我壞事做盡,喪盡天良,可我也是要恰飯的嘛,我手底下還有無數的嘍啰們要養,哪兒哪兒都要花錢啊。

    自從斯塔克工業進軍能源行業以來,賺得比以前賣軍火的時候還要多,股票那叫一個嘩嘩的往上漲啊,即便是前幾年的金融寒冬,斯塔克工業的股票也是一枝獨秀,非常堅挺。

    金并的基金會幾年前趁著鋼鐵俠宣布退出軍工業、股價暴跌的時候,抄底買入了大量的斯塔克股票,正因為這個長遠的投資眼光,讓金并基金會這些年也跟著斯塔克工業分紅賺了不少的錢,這可都是真金白銀??!

    現在,澤莫突然跑過來送給他一個精神控制器,這點小恩小惠,就想空手套白狼,拉他入伙兒搞事情?

    “oh,金并先生,看來我們給出的籌碼還是太低了?!痹竽ψ潘檔?,他攤開右手,一團像素點從他的掌心脫離出來,并在空中形成了一個鏡面一樣的小范圍投影:

    那是一個棕色頭發的小伙子,正在籃球場上打籃球的畫面。

    “鏡頭”被拉近,當金并看清這個男孩的眉眼的時候,終于忍不住變了臉色。

    “這……這是……理查德?”金并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理查德·菲斯克,是金并的兒子。

    多年前,一個名叫凡妮莎的女子進入金并的生活,金并就此墜入了愛河。

    跟凡妮莎結婚后,他們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孩子——理查德·菲斯克。

    正當金并沉浸于正常的生活,打算退出黑道,金盆洗手時,理查德卻遭到了暗殺。

    兒子的死讓有退休念頭的金并再次變成一頭可怕的野獸,他瘋狂地對自己的所有仇敵進行報復,不管他們是否參與了對兒子的暗殺行動。

    在冷靜下來后,他終于明白,作為一個“王者”,尤其是黑道的“王”,永遠不可能得到平靜的生活。

    自以為覺悟了的他,認為妻子是自己霸業上僅存的絆腳石。

    于是金并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

    所以說,“黑化”這個詞簡直就是為金并量身打造的。

    自從兒子理查德死去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瘋了。

    偶爾夜半夢回的時候,他會夢見自己的兒子,夢見被自己親手殺死的妻子,他在夢里告訴他們,自己成功了,現在他真的是黑道的“王者”了,再也沒人敢欺負他們了。

    可是,夢醒時分,他才意識到,死去多年的妻兒,只在夢里才會出現,自己打拼得來的偌大的黑道王國,無人共享,又有什么意義?

    但是,瘋子的面具一旦戴上,是永遠也摘不下來的。

    只要一醒來,他就要繼續當他的黑道王者,繼續冷酷無情、殘忍暴戾、霸道跋扈。

    一將功成萬骨枯,他這個所謂的“王者”,也是踩著千萬具骸骨爬上來的。

    只要露出一點點的怯懦,露出一點點的老態,露出一點點的虛弱,他就會被那群和他一樣趴在骸骨上吸食骨髓的惡人們,瞬間啃咬成一具新的枯骨。

    這么多年過去了,他已經麻木了。

    直到此刻,他居然再次見到了自己的兒子!

    他雖然長大了好多,但耳后的三顆痣和額角上的特殊疤痕告訴金并,那應該就是他的兒子!

    為什么他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