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修真小說 > 活到大結局 > 第2章 這世間若有真愛,老衲又豈會去出家?
    “智光大師,多日未見,大師身體依舊健朗?!?br />
    陳風的父親陳盛臉上陪笑說道。

    當然,這只是客套話,誰信誰煞筆。

    “阿彌陀佛,陳老施主安好,不知陳公子何在?”

    智光大師聲音雄渾,即便只是簡單的話語中也仿佛帶著一股雄渾的力量一般。

    而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智光大師——

    并非是像眾人想象中低眉順耳,慈眉善目的模樣反而走的是另外一種極端。

    渾身上下肌肉虬結,即便是臉上滿是皺紋,那周身被肌肉填充的僧袍依舊給人一種——

    他只要一拳下來就特么得跪下來給我做人工呼吸的感覺。

    這也是陳盛選擇和對方友好商榷的原因。

    要是換個瘦弱點的和尚過來,早就被打走了。

    畢竟,這年頭和尚的地位可算不上高,還不能結婚生子?

    媽賣批,這是要讓我老陳家絕后??!

    “犬子偶感風寒正臥病在床,今日這拜師宴恐怕害大師白跑一趟了,稍后老朽會給金剛寺捐些香火錢賠罪?!?br />
    陳盛臉不紅氣不喘說道。

    那臭小子最近好不容易才回心轉意,要是讓他見了你這和尚,萬一被忽悠了怎么辦?

    雖然自從那臭小子當初說要出家的時候自己就一直想練個小號。

    但,見鬼的是一直到彈盡糧絕了,小號愣是沒有給造出來i.我也很絕望??!

    “哈哈哈哈,感染風寒,這正好!”

    智光大笑,聲音如晨鐘暮鼓,聲勢驚人。

    陳盛不由得在腦海中忍不住大罵。

    賊禿,說的是特么人話嗎?

    瞅了眼智光那被肌肉撐的鼓鼓當當的僧袍,陳盛感覺做人還是要以和為貴比較好。

    “我羅漢寺有佛祖庇佑,又有靈藥相輔,區區風寒,我那乖徒兒隨我回羅漢寺,不消一時三刻風寒邪祟都會驅散一空!”

    智光大包大攬的說道。

    陳盛不由得撇撇嘴。

    對于佛門,不僅是陳盛大唐的許多百姓都是不信的。

    當今人皇以道祖太上為先祖,自然將道教放在第一位置,至于佛門——

    在大唐百姓看來,當然沒有本土教派可信了。

    “不勞煩大師了,,老夫已經請了廚師給小兒看病了?!?br />
    陳盛下意識的開口道。

    “阿彌陀佛,廚...廚師看???”

    智光腦袋一懵看向陳盛。

    “咳咳,吃點好吃的有益身體健康?!?br />
    陳盛有些尷尬的說道。

    自己這兒子,從小非要去信什么佛教,沒做和尚之前就守什么清規戒律,不吃葷腥,搞得身體柔柔弱弱風一吹就要倒了似的。

    這不,不久前終于想通了,趕緊吩咐廚師雞鴨魚肉給安排上。

    跟這禿子聊天的時候,自己竟然一不小心說漏嘴了~

    “阿彌陀佛,陳老施主,我那徒兒自小有大智慧傍身,若是入我佛門將來最少也是一個羅漢果位,難道不比在這凡塵中爭渡要好,施主你又何必阻攔呢?”

    智光搖頭嘆息道。

    這會兒智光也算是看明白了。

    陳老施主還是不同意啊。

    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傳道路漫漫不知何時才能讓南瞻部洲的人認可佛門大道。

    “既然大師說了,那我也索性說明白了點吧,風兒已經想通了,他是不會去羅漢寺出家的?!?br />
    陳盛起身,冷冰冰的說道。

    “陳老施主說笑了,我那徒兒乃是天生的佛子,一心向佛又如何會半途而廢,而且——”

    智光搖頭,臉上滿是自信之色,不過卻并未往下說去。

    陳風的血肉天生便對妖魔有一股難言的吸引力,當初便是因為有一只冤魂纏身,自己機緣巧合之下才發現了陳風的存在。

    事實上這些年若不是有自己庇護,對方可能活不過十歲便被妖魔吞噬了。

    “那大師恐怕要失望了?!?br />
    陳風的聲音適時響起,讓陳老爺子微微有些緊張,智光則是表情微微一變。

    陳老爺子擔心的是,陳風的性格好不容易被扭了過來,這會兒要是被這老和尚一通忽悠,腦子一抽頭發一剃。

    那自己找誰說理去?

    難不成真的要重新練個小號?!

    “阿彌陀佛,好徒兒——”

    “哎——大師,徒兒這稱號可不能亂叫,天地君親師,昨日靈光一閃發現在下似乎并不適應佛門的道理,讓大師白跑一趟了?!?br />
    陳風誠懇的道歉道。

    智光這會兒懵了,徹底懵了的那種。

    這不對啊,這不符合佛理!

    “阿彌陀佛,不知陳小施主對我佛家道理哪里疑惑,世間之人或多有誤解,老衲倒是可以給陳小施主解惑一二?!?br />
    智光并不放棄,反而緩緩開口道。

    對方可是佛子,天生便有慧根存在。

    若是入了自己門下,將來至少能庇佑羅漢寺數百年的時間。

    “你這和尚,怎么這么不知好——”

    陳風未曾有什么動靜,陳盛倒是急了。

    天知道自己那愛鉆牛角尖的兒子遇到什么難題沒整明白才絕了當和尚的想法,這要是讓智光給這小子整明白了,萬一這小子又要去當和尚怎么辦?

    等這臭小子消停下來,立馬給他娶個媳婦兒,到時候生個大胖小子。

    接下來這臭小子想去當和尚還是去當道士,都隨他去了。

    了不齊,當沒養過這個臭小子。

    “老爹,放心?!?br />
    陳風緩緩開口,隨即看向智光。

    “大師,過幾天便是七夕了?!?br />
    陳風緩緩開口訴說道。

    “是啊,牛郎織女兩位仙家最終大徹大悟才在天庭修得正果?!?br />
    智光大師一臉感慨道。

    “那么大師,小子有一件事想要問大師,還請大師解惑?!?br />
    陳風開口,智光則是換換低頭,像是在等待陳風出招一般。

    “大師覺得這世間是否存在真愛,男女之間又是否存在純潔的友誼?”

    陳風瞇著眼睛,嘴角帶笑的問道。

    智光的表情微微一僵。

    原本威勢迫人的身材在這一刻似乎顯得有些單薄。

    第一個問題就這么刁鉆,這么狠得嗎?

    男女之間是否有純潔的友誼?

    忽悠誰呢?

    不是男人在養魚就是女人在釣魚。

    至于這人世間是否存在真愛?

    阿彌陀佛,這世間若是有真愛,老衲當初失心瘋了才來當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