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今日赛程直播 > 修真小說 > 活到大結局 > 第6章 我的匕首很利你怎么就不信呢~
    張二狗眼中兇光閃爍。

    此時此刻自己已經是起了殺心了。

    當然不是因為被對方看到,而是——

    對方這具肉體蘊含的味道實在是太吸引人了,若是自己吃了這具身體,那自己該去強大到什么程度?

    恐怕至少也能成為一方鬼將,甚至是一方鬼王吧!

    到時候占山為王,哪怕是夜游神來了自己亦是絲毫不懼。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這一刻張二狗感覺自己面對了鬼生最大的選擇!

    “喂喂喂,我警告你你別過來啊,不然別怪我不客氣?!?br />
    陳風坐起身,手中從枕頭底下就拿出一把匕首,威脅道。

    “不客氣,靠你手中的匕首?”

    這一刻張二狗笑了,原本油燈下的房間中充斥著一股股血紅色的鬼氣,看起來恐怖至極。

    “對啊,我這一刀下去你可能會死的?!?br />
    陳風點頭道。

    “桀桀桀~”

    張二狗笑的更加陰森了。

    這一刻,張二狗感覺自己今天一整天的笑料都被面前的陳風給承包了。

    見鬼不怕?

    這莫不是傻子哦~

    正常人看到鬼魂哪個不是嚇得屁滾尿流,然后驚恐慘叫讓其他人知道,趕緊來救自己。

    事實上,如果陳風一開始就慘叫引起其他人注意的話,或許會給自己造成些麻煩。

    現在的話,自己的鬼術已經施展開,就算是對方驚恐大叫也沒啥用了。

    但,沒這個流程自己心里就是不得勁兒。

    畢竟,做事得有個儀式感,我們做鬼也是有基本操守的。

    “聽說陳家小少爺打小腦子不正常要去做和尚,本來我還以為是假的,沒想到你比傳說中還要傻,我是鬼!”

    下一刻,張二狗猩紅的眼珠子直接掉了下來,看起來惡心至極。

    “我知道啊?!?br />
    陳風點頭表示知道。

    “那你還拿一把匕首想要殺我?”

    張二狗感覺自己此刻幾乎要抓狂了。

    你特么就不能露出害怕的表情,我剛剛可是眼珠都掉下來了?!

    陰氣涌動,重新生成一顆眼珠,張二狗直勾勾的盯著陳風,仿佛想要知道陳風為什么不會害怕自己一樣。

    “我的匕首很利的?!?br />
    陳風認真的說道。

    張二狗......

    “我現在是在說匕首鋒不鋒利的事情嗎,我是鬼啊,我是鬼,你匕首鋒不鋒利關我什么事!”

    下一刻,張二狗的聲音戛然而止。

    那匕首輕輕地捅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抬頭。

    一臉懵逼的看向陳風。

    “我說了我匕首很鋒利的?!?br />
    陳風擺擺手,一副我早就提醒過你的樣子。

    張二狗......

    “臥艸你——”

    話為說話,張二狗的魂體便化作了飛灰。

    至死張二狗都沒整明白,為什么人只是一個凡人,匕首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卻能直接殺死自己這種惡鬼。

    看到這只鬼魂消散,陳風不屑的撇撇嘴?

    早就說過我匕首非常鋒利的,在我匕首捅到你之前你怎么就不信呢?!

    鬼魂?

    算個球啊,難道咱要告訴你咱的這雙眼睛是終極版的直死魔眼?

    咱又不傻。

    這種作為底牌的秘密怎么可能到處去宣揚,當然是裝作人畜無害的樣子,關鍵時刻一刀結果了你??!

    咱也可以自豪的跟所有人說一句。

    只要是活著的存在,就算是神我也殺給你看!

    事實上,陳風感覺自己其實很適合做刺客。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等到以后實力強的時候,還可以學學老爺子的刺殺手段,比如說直接沖對面人堆里開無雙。

    等所有人死光了,那這就是一個完美的潛行刺殺!

    帶著各種秒天秒地的想法,陳風緩緩進入了夢鄉。

    夢里,陳風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富豪,還多了幾個朋友。

    其中一個特別無恥不要臉的樣子。

    夢里,陳風狠狠的揍了那人一頓,感覺渾身舒暢~

    還有兩個長得很好看,卻怎么也看不清楚面容的女子,等到自己想要去揭開面紗看清楚對方長相。

    卻又仿佛鏡中花水中月一般,怎么也看不真切。

    ......

    旭日東升,寺廟雞鳴。

    寥寥炊煙自青山綠水處緩緩升起。

    羅漢寺內傳來聲聲呼和聲,陣陣氣血的力量凝聚在一起讓整個羅漢寺恍如夏日。

    “師弟,昨日你去接那有宿慧的弟子上山,為何不見弟子,你反倒是出現這般情況?”

    智通大師。

    羅漢寺僅存的三位智字輩高僧之一。

    對于智光找到了一位良才美玉做徒弟,智通自然是知道的。

    正因為知道,才會感覺奇怪。

    本來應該是極為順利的一件事,為何結果和自己所想的完全不一樣呢?

    “阿彌陀佛,師兄你可曾聽說過朝花夕拾?”

    智光看著地面上的落花,開口詢問道。

    “朝花夕拾,好美的意境,好深的禪意,說出此話之人該不會是——”

    “沒錯,正是我預定的那徒兒?!?br />
    智光的面色之中滿是苦澀。

    “擁有如此宿慧,陳家這位公子前世莫不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智通一臉驚訝的說道。

    “師弟也是這么想的,而且他似乎不愿入我佛門,或者認為貧僧沒有能力去教導他,貧僧甚至一度懷疑他是否早就覺醒了前世的記憶,或者有其他的任務在身?!?br />
    說到這里智光面上苦澀之色更加濃了起來。

    “阿彌陀佛,看來師兄我得下山一趟了?!?br />
    智通嚴肅的說道。

    如果對方只是普通的宿慧轉世者,那么自然是隨緣而收,隨性而收。

    但如果說對方前世乃是仙人轉世,什么緣性全部都不重要了,反正與我佛有緣就是了。

    “師兄,你——”

    智光面上閃過一抹糾結,似乎有什么想要說。

    “師弟,羅漢寺內你的修為或許是最高的,但讓人向佛不是修為高就行的,老衲自幼參悟禪理,自能說服對方?!?br />
    智通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一切就拜托師兄了?!?br />
    “阿彌陀佛,師弟嚴重了,等他入門之后還需要你這位師叔多提攜提攜才是?!?br />
    智通雙手合十開口道。

    “等等師兄,師叔?那是貧僧的徒兒!”

    “阿彌陀佛!”

    “師兄,你給我站住把話說清楚?!?br />
    “阿彌陀佛~”

    智光......(╯‵□′)╯︵┻━┻

    過分了啊,混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