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說是那樣說。

    但一直到傍晚,陳風都沒有去隔壁呂音塵那里,即便是晚上吃飯的時候,陳風依舊是絕口不提呂音塵的事情。

    “哎,你說老板這是不是那里不行???”

    一直等到陳風獨自一個人回到房間,王一刀才一臉疑惑的問道。

    “喂,你不是單身主義者么,怎么現在也關心起這件事來了?”

    劉昆有些驚奇的看向王一刀。

    “哎~我雖然不想找個對象,但...呂老板這樣的美女邀請,還是半夜,正常男人都抗拒不了的吧?!”

    王一刀一臉嚴肅的說道。

    話說,自己不打算找老婆和自己不喜歡美女似乎是兩碼事吧。

    就好像是某個很漂亮的妹子說,如何能跳過男朋友直接懷個娃娃~

    相信讀者爸爸們其實很樂意不要男朋友這個名分,然后去熱心助人來著的。

    所以,我追求單身,但和咱喜歡妹子有什么區別嗎?

    “登徒子,流氓!”

    一邊的李質看著這兩個肆無忌憚談論這件事的伙計,頓時大罵道。

    “這種事情你們女人不理解啊?!?br />
    劉昆一副過來人的語氣感慨道。

    “誰...誰是女人,本公子姓李名質!”

    李質頓時神色不自然的大聲辯駁道。

    “行了,你們兩個不需要客棧么,在這里閑聊!”

    隨著賬房的話,也為這場爭吵畫下了一個句號。

    悅來客棧。

    陳風專屬房間內。

    “赤霄,該不會真的是那把赤霄吧!”

    陳風拿出一柄散發著無邊煞氣的寶劍,臉上閃過一抹驚疑之色。

    今天一整個下午,自己都是在翻弄著系統空間。

    別說,前八世的遺產不要太多啊。

    寶劍、書法、道經、佛經......

    應有盡有。

    也不知道自己的那些前世究竟做了些什么,雖然好奇但陳風壓根沒想去尋找自己的那些尸體。

    自己體內這破系統雖然說沒找到一個遺體,就給自己獎勵。

    其實換個方向來思考的話。

    這破系統的獎勵如果有用的話,自己前八世事怎么死的?

    更何況看著自己的尸體,到時候咱是不是還要在自己尸體前蹦個迪?

    怎么想都感覺腦殼疼的好不好!

    所以,與其那樣不如直接茍住啦。

    啥也不干,茍到壽終正寢。

    雖然有著想法,不過陳風也知道。

    危險,其實從自己拒絕去當和尚那一個選擇開始,便隨時隨刻可能降臨了。

    可能某一天,某個菩薩佛陀來堵門口,然后——

    然后直接1323真言·無相,真言·普渡,真言·明王,收了咱這脆皮也不一定。

    當然了,也可能做得隱晦一些,比如派一些妖怪來陰死咱。

    比如像今天的呂音塵,要不是老賬房提醒,自己說不得還發現不了對方的不對勁,今天晚上去喝點酒,吃點頭孢,一命嗚呼也不是不可能。

    “這把劍的話,應該對妖怪有作用吧?!?br />
    陳風嘀咕道。

    “當然有作用了,普通妖魔甚至只要靠近這柄劍就會被其自發的斬殺?!?br />
    一雙柔夷輕輕地從陳風手中拿過那柄長劍。

    陳風轉頭,一襲紅衣的少女不知何時出現在窗臺上。

    比之白天的穿著更是大膽了許多,雙腿修長白嫩,隨意的自窗臺上垂下,無意晃動間勾人心魄,配上那一襲紅衣多出一股驚人的魅力。

    手中則是拿著那柄長劍,仔細的撫摸著,像是對待最親密的伙伴一般。

    “未曾想,它竟然會在你手里?!?br />
    隨即少女感慨道。

    “哈哈哈,我也沒到?!?br />
    陳風打著哈哈,眼睛則是輕輕瞥向門邊。

    尼瑪,說好的對妖魔鬼怪有克制作用,然后你就這么握在手中?

    忽悠誰呢?!

    最主要的是,自己在這客棧中可是布置了不知道多少的后手。

    對方竟然一丁點都沒有觸碰到,簡直非人類。

    “是啊~陳公子今天可是讓小女子好等呢~”

    輕輕地翹起大腿,絲制長裙雖然和白天的很相似,但陳風卻是能看出一點不同來。

    嗯,太透明了。

    如果說白天的漢服是正版的話,那現在這身漢服長裙就像是盜版制作的一層輕紗。

    若隱若現間,能夠清晰的看到對方長裙夏,如絲綢般細膩的肌膚相互交織的場景,甚至于——

    陳風的目光向上看去。

    對方卻好似絲毫沒有看到陳風的目光一樣,落落大方的坐在原地,甚至于當看到陳風目光向上移的時候,一雙仿佛穿了一層白絲的美腿若有若無的張開。

    陳風連忙收回目光。

    瑪德,那種若有若無的窺伺感,又特么的來了!

    好氣??!

    “咳咳,只是今天客棧內事務繁忙,是以...是以忘了?!?br />
    為了避免明天一大早成為整個三界的談資,陳風連忙轉移話題道。

    “也是,所以小女子特意來找公子喝上一杯?!?br />
    呂音塵將手中寶劍仍在門口,輕輕地一步一步向著陳風走了過來。

    直到這個時候從,陳風才發現對方竟然是赤足的。

    晶瑩雪白的赤足在地面上輕輕地走動著,陳風感覺自己的心跳也變得越加快速的起來。

    燭光微弱,夜色微微有些涼意,房間內的氣氛卻是一陣火熱,少女臉上的笑容也變得越加燦爛。

    就好似風雨里的罌粟一般,雖然明知道危險,卻也被其美貌所震撼,忍不住想要靠近對方,忍不住想要輕輕的嗅上一口。

    “公子,長夜漫漫,不如來喝一杯如何~”

    紅唇微啟,眸似一汪秋水,讓人忍不住想要將之捧在手心。

    “咳咳...算...算了吧?!?br />
    雖然心頭火熱,但陳風依舊保持著一絲理智。

    能個清楚地感知到那些看向自己的目光變得越來越多了起來。

    尼瑪,這一刻陳風總算是知道前世的自己那么騷的人,為什么會一直到死都堅持不找妹子了。

    當著諸天神佛的面,演小電影,這種事情誰能遭得住啊~

    淡淡的酒香在空氣中輕輕飄動著,仿佛為這股火熱的氣息增添了一劑助燃劑,陳風感覺自己的雙眼可能已經徹底的變成了赤紅色、。

    “也對呢~小女子不勝酒力~”

    說話間,少女輕撫額頭,下一刻整個人倒在了陳風身上。

    柔軟細膩的觸感一瞬間占據了陳風整個大腦。

    這一刻,陳風也股不得去思考為什么對方一點酒沒喝,這會兒就醉了。

    反正妹子和你一起要是想醉的話,一杯旺仔牛奶都能喝醉。

    陳風此刻腦海中只有一個意識。

    媽賣批,不就是被人圍觀嗎?

    慫球!